换麻将手法怎么练习
酬贈
魯迅先生文名之外,還是書法高手,對友人多有詩幅相贈。日本侵華時,日本友人西村真琴在上海閘北的三義里廢墟中發現一只受傷的鴿子,便帶回日本飼養,他期望以后......

先來看兩則藝壇真人真事:

大學者黃侃曾立誓“不滿五十不著書”。黃侃五十壽誕那天,老師章太炎送給了他一副對聯:“韋編三絕今知命,黃絹初裁好著書。”意味期待弟子的著作。有人指出聯中的“黃絕命”三字大為不祥。半年后,黃侃與子弟等至雞鳴寺賞菊吃蟹,飲酒過量,胃血管破裂吐血而亡。

廣東學者、書法家劉斯奮結婚時,陳永正等人作畫賦詩以賀,云:“芳渚歸來宿雨收,藤花淡淡似清眸。從今便覺春寒了,笑說人間有白頭。”取“白頭到老”意。后長子劉一行生,劉斯奮大驚,通體膚發俱白,即所謂“白化病”是也。念及“笑說人間有白頭”,劉斯奮遂生一語成讖之悲。劉斯奮拿出陳永正諸子所作畫,把白頭翁(一種鳥)頭頂改成紅色。及至次子生,果然不再白頭。劉一行后來成家立室,且所生子,無遺其疾。劉斯奮深以為慰。2012年,劉斯奮拿出當年畫作,飽蘸白粉,揮運間,“紅頭翁”復為“白頭翁”。

聞此奇事,諸君是否不禁嗟嘆?

寫到此,不由地想到近代著名書法篆刻家鄧散木,解放前他有感于國民黨統治黑暗,亦大有“糞土萬戶侯”之志,“糞”有掃除之義,故自號“糞翁”。向他求字者甚多,對同契之人不免有酬贈之時,但對方總會叮囑他署款本名,蓋“糞”字別義難登大雅之堂。

還曾聽說一笑話:某領導好書法,后犯事落馬,坊間笑傳:“他辦公室掛的字是‘無邊落木蕭蕭下,不盡長江滾滾來’,焉能不下?”

魯迅先生文名之外,還是書法高手,對友人多有詩幅相贈。日本侵華時,日本友人西村真琴在上海閘北的三義里廢墟中發現一只受傷的鴿子,便帶回日本飼養,他期望以后孵成的小鴿子,作為中日友好的象征送回上海。可惜這只鴿子后來被黃鼠狼咬死,西村博士傷心之余為之立冢掩埋,又畫了一只鴿子寄給魯迅細說原委,魯迅即作詩一首并書以回贈,詩的末聯“度盡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”,如今廣為傳誦。還有他書贈給瞿秋白的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斯世當以同懷視之”,都是非常貼切的經典之作。

去年,友人欲遷新居,向我索字,我書林逋《山園小梅》一紙,因詩中“疏影橫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月黃昏”為千古名句。友人來取時,面有難色,問能否寫過一件,我道:“寫得不好?“寫得好,但兩個字我覺得不喜氣。”說時他指向“粉蝶如知合斷魂”中“斷魂”二字。我意會,當即擇紙另書。又記得我辦“挹此清芬”畫展時,有人欲購其中一幅蘭花,但對題款中“拈案頭廢紙寫之”中的一個“廢”字諱莫如深,最終還是請我依樣重畫一幅另題以全其愿。這又讓我想起清代的王鐸,筆墨債太多,有時不得不以臨摹二王的書作應付人,但這些臨作中,他都會把“病、死、痛、疾”諸類不吉的字故意略去,可謂用心良善。

字畫本是雅物,贈人索請,于內容固當不可不慎。有文化的,自作個詩聯,若再能嵌名應景,自然是皆大歡喜;退其次,抄錄前人詩詞佳句,但切記要詳其大義,不然貶人于無形(我就見有人辦公室掛“刻鶴圖龍”的,此四字出于孫過庭《書譜》,其義是批評書者寫字刻意描摹形態)。當然,如今更多的是書者不費腦子,受者亦無見識,故到處可見“上善若水”、“厚德載物”之類千篇一律的詞匯,書房掛之,茶樓掛之,酒肆亦掛之;名家寫之,凡夫寫之,江湖人士更寫之,如此一來,高雅反成庸俗了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换麻将手法怎么练习 三分彩计划群 山西快乐10分钟玩法 星空棋牌官网 nba比分文字直播 体彩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河南11选5技巧稳赚 ag真人网 内蒙古快3 华东15选5开奖结果5 正规手机棋牌游戏平台